习近平执政五年:集权之后 下一步是?

  • 星期二 | 日10/月10/ 年2017 | 11:33
习近平执政五年:集权之后 下一步是? Image copyright IFENGZHONG.COM
Image caption 2012年11月15日,习近平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

2012年11月15日上午,中共新一代领导人习近平与其他六名政治局常委走上台前,首次一同亮相会见中外记者。他曾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五年过去,习近平在大刀阔斧的反腐运动和不断加强的社会管控中巩固自己的权力。在集权之后的下一个五年,他会带领中国往什么方向走?未来五年,他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反腐治官


这五年,习近平的执政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反腐运动。从令计划、薄熙来等高官到县市小官,这五年落马的人涉及到中共各个阶层的官员,牵扯到的贪腐内幕也触目惊心。

《人民日报》9月报道称:“要问这5年党和国家工作中最大的亮点、最得人心的是什么?最具共识的回答一定是:反腐败!”这篇报道中还给出了具体数字,截至今年6月底,共立案审查中管干部280多人、厅局级干部8600多人、县处级干部6.6万人。

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对BBC中文表示,无论习近平反腐的出发点是什么,但是他的成绩是历代领导人中都没有的,“这的确是他上任五年以来比较有突破的地方”。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院院长曾锐生教授也认为,虽然习近平的反腐并没有真的把贪污消灭,只是把贪污减少,但对于痛恨贪污的民众来说,减少一部分就能让他们非常高兴。

但也有学者认为,习近平是以反腐为旗号大搞政治斗争,打压中共其他派系,为自己树敌颇多,这将阻碍他未来的执政。

“他权力斗争技巧不如毛泽东,毛泽东是利用各派之间的斗争挑动他们斗争,自己来做平衡调节的人、平衡各派关系的人,”历史学家章立凡认为习近平不是这样,“他是亲历亲为,亲自带队去斗争。”

“权力斗争本身也给他自己带来了恐惧,他得罪的方面越多,他自己安全感就越少,”章立凡认为。

管控社会治民


2012年秋天开始,中国政府压制社会舆论、挤压社会空间的举措就层出不穷。从2013年网络流出高校“七不讲”,到2015年抓捕数百名维权律师,再到今年初工信部严打VPN,直到前段时间中国网信办发出通知,要求网络群主对内容负责。

加拿大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公布的2016年人类自由指数排名表显示,中国在159个国家中位列141名。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发布的2016网络自由度调查指,在它评估的65个国家中,中国的网路自由度已经连续两年倒数第一。无国界记者今年4月发布的全球新闻自由指数也显示,中国在180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倒数第五。

“‘治官’和‘治民’反映了习近平十八大执政以来权力运作的一个逻辑,就是集权的逻辑,”上海政法学院副教授陈道银告诉BBC中文。

陈道银认为,通过反腐治官,习近平清除了十八届中央确立的权力结构,不允许党内出现第二个权力中心,将权力收缩到自己的手中。治民也是同样的逻辑,压缩社会的自主空间,不允许在社会上有多元观点存在,对一些异议人士、"大V"、维权律师和金融大鳄等民间可能挑战中共执政的一些权力中心进行打压,消减这些潜在因素。

“这两者都为了巩固中共的执政地位,不容许党内或社会上出现可能挑战领导人权威的权力中心存在,” 陈道银说。

成为核心之后 下一步是?


在这五年中,习近平不但担任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还担任了中央数个领导小组的组长,将政治、经济等各个重要领域的权力牢牢抓在手中。

去年10月,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闭幕后发布的会议公报中,首次将习近平认定为“核心”,而中共此前仅有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三个核心,这象征着习近平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的权力。

然而在这之后,习近平似乎有意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威望和权力,有评论指,在即将召开的十九大上,习近平可能让其思想进入党章,甚至为二十大之后继续拥有权力做铺垫。

习近平初上台之时,有人期望他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带领中国实现民主宪政,也有人认为,集权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推动改革。

但是几位观察人士都对BBC中文表示,过去五年,没有迹象显示习近平有意推动政治体制改革。

刘锐绍认为,习近平对自己这个地位还是没有信心,他还担心有人会影响他的位置,担心出现问题的时候会随之出现党内、民间的反对力量,所以习会继续集权。

“中国的政治体制是协商式的列宁政治体制,这个体制没有改变,习近平没有把这个体制改变的意愿,也没有做什么事情来把这个体制改变,他做的事情只是把这个体制做得越来越强,”曾锐生指出。

而未来习近平的挑战主要来自于经济问题,刘锐绍告诉BBC中文。

他解释说,中国经济增长很大一部分是由出口带动,如果出口减少,中国的工厂的订单就会减少,工人就会失业,就会转化成为内部的稳定问题。

章立凡也认为,如果习近平能把经济搞好,解决一些民生上的问题,可能会缓和国内的矛盾,但如果没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体制内外的矛盾积累多了之后很难确保这些矛盾不爆发。

“未来五年我觉得有相当多的风险,看他有没有能力去化解,”章立凡说。[BBC/HIDAYAT)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